在19—20世纪之交,奥地利艺术史学家阿洛斯·李格尔的“艺术意志”论彻底动摇了传统的艺术观念,为艺术和美学领域带来了新鲜的血液。李格尔想提醒人们,理解艺术史,核心问题不在于表明艺术表现出了什么样的过程,而在于表明艺术为什么会显示出这样的过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rostingsbyrose.com/,赫格尔他认为,主宰艺术创作活动的是一种人根据特定历史条件与世界相抗衡的“艺术意志”,艺术家的创造本能和创造冲动就是艺术意志的真正内涵,是艺术史最本质的活力。因而,艺术史研究应该揭示各时代、各民族特定的“艺术意志”为主要课题。艺术史研究需要发现艺术创作背后的一些独特的心理因素和世界观念。李格尔的“艺术意志”不是一种心理上的实在,大致可以理解为:源于一个时期在一定社会范围内的人类所具有的艺术意图的综合。 这种“艺术意志”被另一位德国美学和艺术理论家威廉·沃林格尔接受,并将其进一步发展为“形式意志”。里格尔 艺术意志沃林格尔认为,决定艺术活动的“艺术意志”来自于人在日常生活中处世观物所形成的对世界的一种理解和心态,即“世界感”。他的“形式意志”可以这样描述:一种植根于“世界感”的,先验的,不以人的即时状态和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的对艺术形式的需求。它通常被移情冲动所掩盖,而与抽象冲动相契合。 “形式意志”对“艺术意志”既有接受又有超越。与后者相比,前者更强调自身的绝对本体性,对“艺术意志”概念的理解变得更加深入和主观化,拓展了“艺术意志”的意义。李格尔与沃林格尔两位艺术理论与艺术史家还根据自己的理论,分别在实践方面进行了宝贵的延伸和拓展,完成了《晚期罗马的工艺美术》和《哥特形式论》。 这种艺术领域的“意志论”具有相当深厚的“意志哲学”根底,也受到了现代科学学科的一些启发,不仅对西方,而且对东方世界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种“意志论”承认艺术形式的自律性,明确地昭示它与西方形式主义美学传统的联系纽带。尽管这种理论并不十分完善,但它为人们理解艺术提供了新的广阔的视野,也使西方传统的形式主义美学原则在现代绵延新生。

陈平;帕诺夫斯基早期对“艺术意志”概念的诠释[J];世界美术;2000年02期

张坚;艺术意志,传承与变革──沃林格尔与里格尔[J];新美术;2001年02期

赵春明;原始主义艺术意志解析——沃林格与表现主义和抽象主义[J];美与时代;2003年03期

孟绘霞;;追索“艺术意志”——读沃林格的《抽象与移情》[J];艺术探索;2006年02期

张玮;;潘诺夫斯基与“艺术意志”的概念[J];江汉论坛;2009年06期

李宪锋;;艺术意志与形式主义的自律性研究[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版);2009年06期

张卫峰;视觉艺术抽象形式的心理解析[J];湛江海洋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北京理工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 高振平;设计与意欲[N];美术报;2008年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陈池瑜;天地大美 山水创妙[N];美术报;2010年

王小鲁;崔卫平:我意图理解这个难以理解的世界[N];经济观察报;2006年

袁承志;风格与象征——魏晋南北朝莲花图像研究[D];清华大学;2004年

郭骏;李格尔“艺术意志”与沃林格尔“形式意志”的比较研究[D];湘潭大学;2008年

陈颖;云南彝族面具艺术在动画角色创作中的应用性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1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