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地方。看着硬盘里的一张张图片,依然感到有一种压抑在心头。

去奥斯维辛的那天,突然下起了大雪。灰暗的天空,阴云密布,刺骨的寒风夹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吹落在集中营旧址上。

集中营四周电网密布,成排的白杨树掉光了树叶,原本碧绿的草地也被一层薄雪掩盖,仿佛眼前的世界没有了色彩。

走近集中营铁丝网围墙的大门,上面有个牌子,写着Arbeit macht frei。

关于奥斯维辛,已经有很多著述。走进其中,你才会发现,所有文字都是苍白的,其中惨忍,是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都无法想像的。

我不会写诗,只会拍照。如何用影像去记录这些让人惨不忍睹的历史?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只有用厚重的黑白模式去拍摄才能展现并引发思考的地方。

“每天都有人从世界各地来到布热金卡——这里也许是世间最可怕的旅游中心。来人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人为了亲眼看看事情是不是像说的那样可怕,有人为了不使自己忘记过去,也有人想通过访问死难者受折磨的场所,来向他们致敬。”美国《》主编亚伯拉罕·迈克尔·罗森塔尔早于1958年8月31日在他的名篇《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中这样写道。

布热金卡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一部分。在奥斯维辛市附近这个4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分布着大大小小40多座集中营。对于波兰、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来说,奥斯维辛已经成为了纳粹大屠杀的象征。

从1940年6月第一批728名波兰人被关押进集中营开始,欧洲各地的犹太人、吉普赛人、战俘、知识分子和抵抗组织成员被成批成批地集中运送到这里。

原以为到了列车的终点就可以过上新的生活。然而,前方等待他们的并不是纳粹口中的“天堂”,而是真正的地狱。

纳粹德国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

妇孺、儿童、老人、俘虏……被惨无人道的用毒气杀虐,至少有110万犹太人在在集中营丧生,其中23.2万人是儿童。波兰人说,共有400万人死在这里。

更惨无人性的是,在尸体被焚烧前,他们会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剪下头发编织成毛毯。杀人工厂德国

1945年1月27日,苏联军队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时,里面只剩下7000人,其中包括130名儿童。这一天,也被联合国定为缅怀大屠杀遇难者的害国际大屠纪念日。

站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就会不由得联想到二战时期的中国。在中国的哈尔滨南郊,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731部队以一个木材厂的名义隐藏在这里。1939年到1945年间,至少有3000人在这里被日军用来进行细菌战、毒气战及武器性能和人体极限研究,并生产了足以灭绝全人类的致命细菌武器,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同样骇人。唯一不同的是,纳粹德国建立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目的是灭绝犹太人种,而日本人的目的是毁灭全人类。

1970年12月7日,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献上花圈后,突然双腿下跪,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个出乎意料的的举动,震惊了整个世界,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德国从法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rostingsbyrose.com/,赫格尔教育等方面着手,清算纳粹残余,并在首都柏林的中心地带建了一座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以纪念数百万死于大屠杀的犹太人。

然而与德国的做法相反,日本虽然承认它的侵略给亚洲人民“造成了巨大损害和痛苦”,却一直在掩盖战争罪行,并将战犯视为神灵供奉,更无视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即便是站在珍珠港,安倍这位民族主义者,也只是强调“和解的力量”,而未对偷袭珍珠港事件的死难者道歉。近日,日本APA酒店爆出在客房内放有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书籍。针对该酒店拒绝撤回书籍一事,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称,过去的历史不应该成为过度关注的焦点。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承认历史没有让德国耻辱,相反因为承认历史,德国在世界受到了尊重。此时你才会发现,跪着的德国人,比站着的日本人更加高大!

“要和平,不要战争”。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时,对其做出了这样的评语。二战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是毁灭性的,无论对于被侵略的国家,还是发动侵略的国家。

从德国人撤退时炸毁的布热金卡毒气室里走出来,一束鲜花静静地摆放在墙边,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迎风绽放……

从华沙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必须先经过克拉科夫,然后从克拉科夫乘坐大巴前往奥斯维辛。

推荐采用高铁的方式,可以在欧铁官方APP(Rail Planner)上查询购票

一般情况下,推荐购买最快的两种车次EIC和EIP车型。打开相应的车次可以看到。

EIC(Ekspres InterCity) 是城际特快,华沙和克拉科夫之间通行的高速列车通常都是EIC车型。

EIP(Ekspres InterCity Premium)可以理解为高配版的城际特快,车上条件比EIC更好,座椅非常舒服,有电源和阅读灯,还有免费的咖啡提供。

去往奥斯维辛集中营最快捷方便的方式是汽车。乘坐火车需要从克拉科夫中央火车站坐到OŚWIĘCIM站下车,之后再走差不多20分钟左右才能到达。在克拉科夫汽车站每天有直接发往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的长途车。时刻表可以用这个网站来查询(同时支持在线购买):

注意一定要买带(museum)的车次,这个才是直达集中营汽车站的。单程票价是14兹罗提,建议购买往返票。旺季的时候车票还是很紧张的,建议提前购买。

另外要注意的是,奥斯维辛集中营一共有两个营地,这两个营地之间有免费通勤车,4月-10月是每10分钟一班,11月到次年3月是每30分钟一班。

关于如何利用发达的欧铁交通玩转欧洲,我将在下篇博文《克拉科夫,昔日皇城光华依旧》中专门介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