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rostingsbyrose.com/,赫格尔

1948年1月12日,日本早稻田警视厅的两位警官,在进行日常的巡逻,他们发现在火葬场工作的龙太郎十分的可疑,平日当中龙太郎院子只有一两口棺材,或者是一具都没有,这一日却有5口棺木,警察便询问,这里面放的是什么人,然而龙太郎的回答,却含糊不清,出于警察的本能,两名警官立刻要求打开棺木进行检查,结果一看,里面竟然装着5个婴儿的遗体。

同时死掉如此多的幼儿,这显然是极其不正常的事情,警方立刻将其带回警察局调查,龙太郎只好老实交代,有一名叫做石川美雪的女人,委托他将这些尸体烧掉,每烧一具尸体他能获得五百日元,对于有着赌瘾的龙太郎来说,这是无法拒绝的诱惑,他老实交代,这个叫做石川美雪的女人,是东京寿医院的医生,在此之前,龙太郎已经帮助她烧掉了20多个婴儿的尸体,凭借这个消息,1月15日,警察厅立刻将石川美雪(当时51岁)和其丈夫石川猛(当时55岁),以及他们的助手护士贵志正子(当时25岁)逮捕。

于此同时,法医对孩子鉴定的尸检结果也传来,这些孩子是被饿死、冻死以及感染肺炎所死亡的,他们胃部没有胃溶物,长期处于饥饿之中。而在石川夫妇家附近,警察先后找到了40多具婴儿的尸体,经过层层审讯,石川夫妇交代了自己虐待和杀死那些婴儿的细节,受害者达到了100多名!消息披露后,整个日本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这两名夫妇怎么能够如此铁石心肠?他们的婴儿又是来自于哪里?

一切事情,还得从二战前说起1897年出生在日本宫崎县的石川美雪,出生于医生世家,她的成绩十分优越,成功考上了东京大学医学部妇产科,毕业一年后,她和丈夫石川武结婚。

因为丈夫工资低,因此石川美雪没有在家当家庭主妇,而是选择前往东京寿医院妇产科工作,在那里当了一名助产的护士,因为聪明能干,20世纪40年代,她又很快成为了医院的会长。

此时正处在二战的中期,此时的日本,需要更多的人口资源,是严禁堕胎的,然而随着日本在战事上的接连失利,日本社会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因此,这也就造成,很多日本妇女在怀孕之后,迫于法律产下胎儿,却又没有能力抚养,一些女性直接将孩子生完,就留在了医院。于此同时,随着大量日本男性上前线,也有因为婚外情而产下的孩子,同样被遗弃。

而对于石川美雪来说,她十分想要和丈夫要一个孩子,却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未曾如愿。这些婴儿,也让她颇有些嫉妒。

面对这些弃婴,医院也是颇为头疼,此时的日本,已经没有精力组织福利院去收留这些被人丢弃的孩子,石川美雪也试图找过一些慈善组织和企业家来解决这件事情,然而屡屡碰壁。

最终石川美雪狠下决心,她决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她故意将那些遗弃的婴儿挑选出来放到一个方阿金,女护士杀人然后趁着没人掐死他们,或者是将其活活饿死,再将这些婴儿偷偷处理掉。

这在当时的医院当中,并不是一个秘密,很多人为此厌恶的辞职,但是所有人,却都默认了一个弱肉强食的事实,在当时盟军频繁轰炸本土的日本,政府都已经提出了“一亿玉碎”的口号,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而到了1944年,石川美雪更是打起了以此盈利的算盘,她公开以医院的名义,在报纸上打出广告,愿意接纳粮食短缺或者是贫困而无力抚养的婴儿,或者是父亲战死的孩童,只不过每个孩子都要支付6000日元的抚养费。

这个消息推出,很多穷人纷纷抱着孩子找到了医院,如同推卸责任一般,匆匆丢下,缴清费用离开,而日本官员,也并不在乎是石川美雪的公告是否属实,对于他们来说,能减轻社会负担,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

紧接着,石川美雪又开始转卖婴儿,好看的能够卖到500元,至于那些卖不掉的,就留在医院的隔离病房中,让她们自生自灭。

这场暴行,一直到二战结束后还在进行,根据警方调查,石川美雪一共接收了将近240名婴儿,并且以饥饿或者是令其窒息的方式,残忍杀害了103人。石川美雪的案件披露后,她被送上了日本东京法庭,审判中,石川美雪却没有任何后悔的意思,反而还笑道:那些父母应该感谢我,我帮他们,也是帮社会解决负担。

石川美雪为自己辩护到,真正有罪的不是她,而是那些将孩子遗弃的父母,以及这个社会,石川美雪的话一度让法院沉默,某种意义上,她并没有说错。在1948年10月11日,法院宣判,石川美雪被判以八年有期徒刑,从犯石川猛有期徒刑4年;助手贵志正子无罪释放。这个结果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以及深深的不满,要求将石川美雪处以更加严厉的极刑,但是审判结果最终还是维持在了这个判决。

但是这一起案件的影响并没有结束,1949年,日本社会开始广泛宣传避孕药的概念,并在同年6月24日,宣布堕胎合法化,从如今来看,日本法院对于石川美雪的轻判,到并非不能理解,在那个畸形的年代,石川美雪只不过是其中扭曲的一部分而已,该反思的是整个社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